首页 > 戏剧歌舞 > 正文

《三把锁》演绎精准扶贫故事

2020-11-10 18:09:20 来源:环环网

山西是我国的文化大省,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。在最近十几年中,也曾创排了多部在全国叫得响、传得开的佳作,有舞剧、话剧、戏曲、音乐剧等,唯独在歌剧创作演出方面始终是个空白。因而,山西省歌舞剧院在2019年底推出的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就格外引人关注。

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由山西省演艺集团、山西省歌舞剧院出品,山西省歌舞剧院创作演出。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既是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舞台艺术创作资助项目,也是当年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四部重点剧目之一。双重的荣誉意味着双重的责任,也让人们对这部作品寄予了更高的期待。

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“十三五”规划收官之年,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在跨入2020年前的2019年12月27日正式首演,可谓正当其时。因为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正是一部反映当代精准扶贫的农村现实题材歌剧作品。全剧戏剧矛盾的焦点在于锁在龙泉村唯一水井上的那“三把锁”。作为关系到村民生活和生存切身利益的唯一的水井,为何会上锁,而且是先后锁上了“三把锁”,这些都成为来到龙泉村担任第一书记的刘梦洁所面临的棘手难题。

同样是关注精准扶贫,如果说在2019年于上海举办的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上赢得文华大奖的歌剧《马向阳下乡记》侧重于展示科技扶贫,那么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更多是要讲“思想扶贫”。也就是说,要彻底解决农村地区的贫困面貌,树立村民们对于“为何贫困,怎样脱贫”的正确思想认识是至关重要的。因此,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这部歌剧,从题材立意上而言是有新意的,从戏剧结构方面来说,全剧围绕“三把锁”这个核心,散射出几条故事线索:一是寡妇阎彩彩,二是酗酒耍赖的王二蛋,三是自诩公道的钱公道。这三条线索均与龙泉村的村党支部书记李有志有关。如此,几条线索勾连在一起,就增强了戏剧的复杂性与可看性。

在几位主要戏剧人物关系方面,首先设置了第一书记刘梦洁与龙泉村的渊源。因为刘梦洁的父亲曾经是这里的插队知青,是为打造村中唯一一口水井贡献过力量的人,这让刘梦洁对于龙泉村具有不一样的情愫。其次是村党支部书记李有志和寡妇阎彩彩的爱情。李有志虽然离婚多年,但是为了面子不肯公开实情,这就让深爱他的阎彩彩感到委屈,为了弥补对恋人的亏欠,李有志将不符合贫困户条件的阎彩彩定为贫困户,这一举动就成了为水井上锁的导火索。先是引起了村里真正符合条件的贫困户王二蛋的不满,王二蛋为了发泄心中的怨气,就将村里唯一的水井上了锁;夜晚的时候,阎彩彩看到王二蛋居然偷偷打开井锁,于是她认为王二蛋偷用水井的水,一气之下也在水井上加了锁;就在王二蛋和阎彩彩争得不可开交之时,村里德高望重的“公道叔”钱公道因不满王二蛋和阎彩彩的作法,火上浇油,在水井上加了第三把锁。

先后的三把锁,锁住了村里唯一的水井,也锁住了村民们内心的希望和对村干部的信任。行为从来都是内心的反应,看得见摸得着的“三把锁”赋予了戏剧在表象之外更深层次表达的可能性。观众观剧的过程,也是解开“三把锁”之谜的过程,更是戏剧矛盾冲突逐渐得到解决的过程。

之前提到,本剧讲述的是“思想扶贫”,那么解决思想问题就是最关键的。剧末,一直闹情绪不肯开锁的王二蛋得知自己被定为贫困户的时候,欢欣鼓舞地打开了最后一把锁,似乎戏剧到此可以结束了。然而出人意料地,刘梦洁却拿起手中的一把锁把水井再次锁上。就在村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刘梦洁接下来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语,彻底打开了人们心中的那把“锁”——所谓“真扶贫、扶真贫”其实就是要让贫困者认识到,摆脱贫困不仅需要外力的帮扶,更需要自身的自强自立,毕竟外因要靠内因起作用,真正的脱贫,不仅是生活上的脱贫,更是思想上的脱贫。戏剧进行到此处,可以说既是高潮又是主题的升华。

从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可以看出,山西确实人才济济,本剧从主创到主演全部都是本省的优秀人才——剧本创意统筹孟恭才,编剧朱伊文、刘波,作曲张伟,导演刘波、侯建军,声乐指导刘亚男;担任该剧主演的几位青年演员的表现也尤其出色。

高旭丽饰演的第一书记刘梦洁是本剧的核心人物,从头贯穿至尾,戏份相当重,演唱方面难度也很高,特别是有很多大段咏叹调都是高音结束,如果演员不具备相当的实力和能力,是很难驾驭这个角色的。高旭丽自始至终的表现都非常稳定,声音控制自如,音色高亢清丽,形象既青春靓丽又大气稳重,与角色形象吻合。

乔佳饰演村党支部书记李有志,剧中并没有赋予这个人物特别多的戏剧事件和唱段,但是乔佳依然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他的声音极富穿透力,并且高音毫不费力张口就来,特别是他极具原生态气质的嗓音,为这部作品平添了一份浓郁的乡土风韵。

年轻的梁鹏扮演的是已经六七十岁的钱公道,如果不看节目册上的介绍,单从舞台形象上,观众会误以为演员本身年纪也应该不小了。梁鹏浑厚的男中音音色和举手投足间的深沉稳重,活脱脱就是山村里那位德高望重的“老法师”。另外,段佳灵饰演的寡妇阎彩彩,白雪剑饰演的“二流子”王二蛋,均唱演俱佳,有着相当出彩的表现。

应该说,这部剧的演职团队都具有比较高的职业水准。除了角色演员,合唱、舞蹈也都完成得比较好。担任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演奏的是山西省歌舞剧院民族乐团,指挥郭明。客观来讲,以民族乐队演奏歌剧,由于民乐团乐器配置方面的原因,要想实现器乐和声乐的和谐统一,还是有比较大的难度的。从目前的呈现上来看,乐队对于作品的完成度还是比较高的,基本实现了作品所需要的效果。

在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的二度呈现方面,舞台美术虚实结合,氛围营造真实质朴,乡土气息扑面而来;转景流畅自然,演员调度灵活多变,舞台画面层次感丰富,一些舞蹈段落与戏剧结合紧密,很自然地融于戏剧,效果不错。整体音响效果还需要精细化设计,尤其是对于乐队部分的扩音还是要考虑声场的平衡慎重使用。另外舞台美术也可考虑删繁就简,更加突出写意的部分,便于今后巡演。

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是山西省在歌剧创作方面沉寂多年后推出的首部歌剧,一亮相就赢得了口彩,拥有了深厚的群众基础,也就有了这部剧进一步打磨和走下去的可能和希望。一部歌剧作品的生命力取决于创作本身,更取决于观众的口碑,从这点上看,民族歌剧《三把锁》的未来是可期的。


魔域互通版 https://ht.my.99.com/
环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