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霍桑刑臣右免费阅读

2020-05-21 20:03:08 来源:偌偌网

主角是霍桑刑臣右的小说《》正在火热连载,想看免费阅读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!包间过道里走来一行人,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微微弯着腰在前面引路,在他身后,中式风格的昏黄灯光下,是一个身形挺拔高大的男人,他周身散发着冷酷寒烈的气息。

《余生漫漫都是你》精选:

“你觉得可能么?”

刑臣佑斜睨了她一眼,抬手系上袖扣,俊脸冷酷。

果然,怎么可能嘛!

刑臣佑穿好西服出了门,“照顾好我儿子。”

霍桑没说话,这还用得到他说?

门外雷克抱着文件已经等着了,他们直接上车离开了别墅。

“妈咪,昨天辛苦妈咪了。”小星星醒来后,看到床头柜的儿童退烧贴,顿时什么都明白了,他凑过来,亲了亲霍桑。

霍桑想了想,额头抵着小星星的额头,“不止妈咪,你爹地也照顾了你一晚上。”

她不确定邢臣佑是什么时候走的,可他对小星星的关心照顾,她看在眼里。

小星星一听,眼睛都亮了,开心极了,“真的嘛?妈咪,你和爹地,你们昨晚上……”

霍桑一看小星星狡黠的目光,一下敲了敲他脑袋,“别多想,妈咪只是和他一起照顾你,今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,什么也别多想。”

小星星眼睛还是亮亮的,嘴角都是笑,“妈咪,书上说,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,嘻嘻嘻。我是个小孩子,可以忽略啦!”

“……”霍桑瞬间没话说,正好手机响了。

电话里,是一道怯怯的不太肯定的女声。

“喂?你好,你是秋小池的女儿么?”

霍桑一下握紧了手机,秋小池是她妈妈。

“你是谁?”

电话那端的人似乎比她还紧张,“你好,我是秋小池以前的亲戚……”

那人的声音轻轻的,听声音不过就只有十七八岁。

霍桑皱了皱眉,有些奇怪,“你怎么知道我是秋小池的女儿,你又是怎么弄到我的联系方式的?”

电话那头的女声也紧张起来,似乎怕霍桑不相信,赶紧说道,“我是通过热搜知道你的,当时我姑姑嫁给了一个姓霍的富商,我爸告诉我的,只不过这么多年,一直不知道究竟是叫什么,我姑姑嫁人后就和家里断了关系。”

她说到这里,顿了顿,旁边似乎有年纪稍大的中年女人的声音,说的是方言,霍桑听不懂。

“喂?”霍桑喊了一声。

那道女声才继续说道,“秋小池是我姑姑,家里还有爷爷奶奶,我爸妈,你的联系方式是我们去霍家的公司找人要的。”

“我觉得我们要见一面,你也得见见你的姥姥和姥爷,他们想知道我姑姑的事。”

霍桑听着电话那端的话,对妈妈的好奇打消了她对这些人的疑虑。

来刑臣佑这里,显然不合适,霍桑说了一家餐厅,约了晚上见面。

“中午不行么?我们想快点见到你。”

霍桑皱了皱眉,看了一眼已小星星,“那中午十二点见。”

挂断电话,小星星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“妈咪,是谁的电话?”

他隐约听到了一些,但没听清。

“有人打电话来,说是妈咪的妈咪也就是你外婆的亲戚,妈咪一会儿去见见他们。”霍桑摸了摸小星星的脸,昨天见他发烧的样子,可把她心疼死了,“你一会儿一个人在这可以么?”

“可以的,而且有这么多保镖在,我不会有事的,妈咪放心,只是……”小星星的两道眉毛扭成了一团,“妈咪,我觉得有点奇怪,以前怎么不来找妈咪,现在却来找妈咪了。”

“他们说你外婆嫁人后断了联系,他们不知道你外婆嫁给了谁,最近看热搜才知道。”

在一些事上,霍桑不把小星星当做真的小孩子,他机灵聪敏的很。

“嗯,妈咪,你小心点,当心是坏人。”小星星嘱咐霍桑,同时拿来了霍桑的手机,找出刚才的电话,接着抱着自己的平板电脑坐到沙发那儿去查了。

这号码,倒是没啥问题,小星星的心稍微松了松。

霍桑没和刑臣佑说,这是自己的私事,没必要通知他。

改时间后,约的地方是一家高档餐厅,是对方约的地方,一到包间,霍桑就发现里面人都到齐了。

坐最外面的,是一对穿的朴素的中年夫妇,男的皮肤很黑,像是常年在外暴晒的人,女的脸上涂得粉白,如同刷了一层白漆,口红又十分艳丽,看着有些令人不舒服。

“你就是霍桑把,哎呦喂,长得可真美,比明星还美!”

她一进去,那对中年男女和一个老太太尤其拉着霍桑打量。

角落里坐着十七八岁的女孩子,穿着校服,看起来很是害羞,她旁边坐着的是个老爷子,那老爷子手很脏黑,此刻手指上夹着一根烟。

大圆桌上已经一片狼藉了,满满的空盘子。

霍桑皱了皱眉,心里有些不舒服,“我想知道我妈的事情。”

那老头子忽然把烟头一碾,“你妈能有什么事?忘恩负义的赔钱货,自己嫁了个有钱人,把我们这些穷亲戚抛到脑后了!老子当初培养她上到大学,本来想凭着那脸蛋身材卖个好价钱,结果她倒好,找了个有钱人就销声匿迹了!”

那老婆子对老头子使了个眼色,转头对霍桑笑眯眯的说道,“你妈以前跳舞的,我是你奶,这是你舅秋小河,你舅妈,你外甥女秋月心。”

“什么跳舞,那就是酒吧里的舞女,脱衣舞娘!”中年女人剔了剔牙,满脸不屑。

“我大妹子跳舞怎么了,身体还是清白的!”

场面很混乱,霍桑眼睁睁看着眼前这些人吵了起来。

那女孩子似乎受不了了,跑到霍桑面前,“姐姐,你带我走吧,我不想跟着他们过了。”

霍桑有些受不了自己生母的家人竟然是这么一群人,刚想说话,那中年男人转头冲霍桑道,“你现在和你妈一样攀上高枝了,以前你妈没管我们,现在你必须管着我们!给我们房子,给我们钱,你得抚养我们!!”

“我没这义务抚养!你们是不是我妈亲戚还是个问题!”

霍桑算是明白了,这些人,就是觉得她现在的日子过的好了,所以过来捞钱的,专门来恶心人的。

她冷着脸要出去。

可这些人哪里能让上门的鸭子就这么飞了,骂骂咧咧地就都冲过来了。

包间过道里走来一行人,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微微弯着腰在前面引路,在他身后,中式风格的昏黄灯光下,是一个身形挺拔高大的男人,他周身散发着冷酷寒烈的气息。

俊美的脸因为这灯光显得几分沉然。

“邢总,欢迎您下次再来。”

“霍桑!你今天不能走,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!否则我们告到电视台去,让电视台给我们做主!”

刺耳的声音忽然响彻过道,门猛地被拉开。

邢臣佑的皮鞋一下站定,气势凛然干脆。

偌偌网